对当今好莱坞的最好批判 -《鸟人》影评

是对当今产业链化的好莱坞特效式电影的极大讽刺;超级英雄电影泛滥的蔑视;对当今大众的审美观价值观的讽刺。

一个过气的演员为了能真正的做些“什么”,毅然去做了一个百老汇演员。

演员行业里最考验一个演员素养和演技的就是舞台剧演员,这些人需要通过最富有张力的演出来吸引并打动台下的观众。曾听说过如此一种说法“任何能在舞台剧出色表演的演员都可以完全驾驭任何形式的演出。”

百老汇街的剧院是纽约最负盛名的剧院,美国的歌剧文化,古典、抽象、哲学等由此发扬光大。这儿有名副其实的theatres, 历经百年的电影院,基本世界上的每一部大电影都会第一时间在这里上映,这儿是诸多电影首映的选址地。

男主角Riggan Thompson在此为了完成他自己个人的梦想,为了能真正地做些真正意义上的事情,自导自演并改编了上个世纪五十年代的经典情景剧。他是一个早已过期的演员,但他却是个公众名人。二十年前曾出演过《鸟人》三部曲,人们爱着那个超级英雄(电影)的鼻祖,爱着那个惩凶除恶、叱咤风云的大英雄,爱着那个满天漫舞着超级坏蛋超级英雄拯救世界的cliché的世界,爱着那个天地灰飞烟灭的视觉震撼。当人们满怀欣喜地跑去询问这位大演员是否还会有《鸟人4》的时候,他声明拒绝演出鸟人。人们津津乐道的头条突然成了“千古绝唱”。他讨厌那段人生,说真的,他痛恨那段没有灵魂空虚的日子,人们为他欢呼着,钞票滚滚而来的快感,名传千里的满足。他觉得很虚伪,因为他不是自己,他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演员,他其实想要通过真正的表演来感染观众。Here He Is. Nothing but an invisible actor trying to perform himself to public. 他来到了百老汇,他觉得这就是他梦想的地方,但可惜他不知道,这将会让他付出一切。

其实这非常像演员Michael Keaton 的写照,他曾是80蝙蝠侠系列的蝙蝠侠,他是当时所有少年心目中的偶像,人们心中的大英雄。时过境迁,随着科技的发展,电影工业的革新,人们有了新的超级英雄,有了新的信仰,有了新的崇拜。诺兰大受好评的暗黑风蝙蝠侠前传系列,漫威的超级英雄影视网络,各种新兴的偶像崇拜。不过80蝙蝠侠的确经典,毕竟那个年代特效不多。

回过头来,我们看到的是一部在讲述一个落魄过气演员的电影,一个运用各种镜头配合生动贴近的解释演员生活的电影。

整部电影其实场景并不多,大多场景都发生在剧院,也揭示了演员大部分生活都是——放在了表演上。仅有少数镜头是Keaton臆想飞出剧院,翱翔纽约,或者是一些必要的剧情场景不在剧院。基本上都发生在剧院,和剧院周围,也就是百老汇街。一开始我还特别吃惊,他只需要走几步路就可以回到自己家吗?而后发现剧院就是他家····酒吧也是几步路的样子就到了,gorcery store也在剧院门口。没错,演戏,演戏,演戏,除了演戏还是演戏。反复的rehearsal表现出了Riggan对于成功的挣扎,他赌上一切希望可以成功,获得人们的认可,再现当日的辉煌荣耀。整个剧院的构局很简单,几个相邻的小化妆室通过狭长的走道连接着巨大的舞台和宽广的观众席。演员们在此工作、休息,往往复复。每当Keaton在狭长的走道上径走时,摄像镜头会随时跟着他的正脸稍下方,以表现人物心理状态,或,作为角色的眼,往角色行走的方向推进,通过快慢表达人物内心的情况。我们通过这一狭长的走道和适宜的拍摄角度很好地捕捉到了人物的神情和心理状态,Keaton的演出也相当精彩——怒气冲冲、空虚、疲惫、焦虑等等,都通过这狭长的走道展现了出来。每当Keaton开走,随着会响起电影别具一格的音乐,这跟大多数电影的背景音乐不同,它只有一个乐器,爵士鼓——这其实也是纽约百老汇非常经典的乐器,几乎每个年代都存在的一个象征性乐器,上至都市情景剧,下至街边卖艺的艺人,鼓声无处不在,镲声无处不响。同时,单一的鼓声和镲声的精妙配合反而给人一种讽刺的酸味(爵士鼓的应用极其广泛,许多单口相声就需要爵士鼓的配合)和烘托情景氛围的效果。Keaton和Norton扭打在一起并配合这种音乐风格显得既搞笑又讽刺。

最后Riggan做了一件非常不可思议、荒唐的事情,他在众目睽睽之下拿真枪打掉了自己的鼻子,这儿有点类似以前个什么东西,故事 。他曾不断地被他自己内心里的声音质问现如今落魄的生活,不断地被“鸟人”威逼利诱重新做回鸟人,重新出去演个让所有人下巴掉下的大特效大爆炸电影,鸟人才是超级英雄的爹,鸟人才是真正的偶像崇拜。人们和媒体一样没有脑子,关注的重点往往不是最需要关注的地方。导演对于这一点我不是很清楚是否在讽刺这一现象,人们热爱着爆炸、特效、duang、视觉听觉震撼,人们热爱着血腥、暴力、色情、大动作。但这其实是人性的一种本性,人们就是喜欢看这些刺激的东西,本能驱使他们去做这些事情。但更明显的讽刺自然是对好莱坞特效式流水线化的电影的讽刺了,人们也正是热衷于这些东西。基本上每年好莱坞出产的特效电影随随便便都能捞个上万千,就是因为特效。随便给个垃圾剧本,配上特效,这部电影就能变得很屌,屌到世界上其他地方根本没法比。这是目前电影工业的一个普遍现象,特效技术的大量采用,各种声光电、火箭炮、大爆炸、血肉横飞、慢动作、heavy shit,人们就好这一口,就通过特效一下,一个电影就能票房满座。所以导演通过鸟人在呼吁真正的演出,通过男主的故事,希望电影能够主要运用演员富有张力的表演来打动感染观众,而不是酷炫的特效。其实鸟人电影里也有特效,然而它的特效却做的很一般,很容易让人看出假的痕迹,我个人认为这是导演有意而为之。

在首映的前一天,“鸟人”的不断威逼利诱让Riggan动了心,“You want blood? I’ll give you blood.” “You want heavy shit? Then I shall give you heavy shit.”

Mike无意的抱怨枪模假反而成了Riggan大放光彩的卖点,Riggan真弄来了真枪,然后在歌剧尾声,一枪把自己给崩了······台下的观众已经分不清这是真是假,只知道一个劲地鼓掌,一方面是这次演出主演们的倾力演出,一方面是人们对于真血的刺激感到兴奋。只剩New York Times的影评家挂起挂包默默离去。

隔日,Riggan成了全世界的焦点。人们为他祈祷,祝福他,希望他早日康复。满世界的媒体新闻铺天盖地而来。New York Times的头条是他——他第一次上头条。那个一口咬定要写死他的影评家给他命名了一个新的艺术表达形式“超现实主义——通过真实的血来升华人物”。他的经纪人跑来祝贺,通知将会有国际的巡回演出。电视上到处是他。治安都甚至得跑来维持秩序。要知道,他可是一个在首映前一天的彩排从剧院正门走进去都没被售票员和守门生认出来的人。

How Irony.

结局是电影的点睛之笔,也是最耐人寻味的一段。

Riggan最后走到镜子前拆下纱布看着真正的自己,鼻子已经被打歪了,整个脸一团糟,这还像个演员吗?这还能演吗?此时“鸟人”又出现了,以一种非常恶搞的形式出现在他旁边的坐便器上,Riggan看了他一眼“Bye. And Fuck You.”这一系列复杂的事情下来,他静静地靠在窗旁,看着外面的天空,一群鸟儿,正自由地飞翔着,他仿佛看到了什么,他拉开窗子,爬出窗外,把身体伸向天空。镜头切换,他的女儿回到病房发现他不见了,焦急地四下寻找,最后,打开窗子。此时镜头正对石头的萌脸。只能说导演实在太会选角了,这个地方艾玛斯通可以出色地演出,就因为她的大眼睛和表情的变化。石头向下张望,并没有发现父亲的踪迹,然后慢慢抬头,她的脸褪去了焦虑,露出笑容,水汪汪的眼睛缓缓地向上移动,目视的地方,是天空。不仅是天空,也是那个自由飞翔在天空的Riggan, 那个在天空漂浮的Riggan,那个抛掉一切真正自由的Riggan。此时电影正式结束,黑屏,随即想起石头的“噗呲”的笑声。

耐人寻味点睛一笔,通过石头的出色演出,向观众间接的表达最后Riggan发生了什么,而留白的手法,也是经典常用的艺术手法之一。但最后,我们的确,通过演员富有张力的演出,告诉了我们不需要用眼睛看到的图像。这个讽刺,实在妙。


15年奥斯卡最佳电影提名的电影都不大带特效,是因为特效不好吗?不是。爆裂鼓手、万物理论、狐狸猎手,这些其实都是真演出,真演员,真电影。电影是艺术的表达形式之一,好的电影传播的不仅仅是一个精彩的画面,而是一个观点,一个理念,一个想法,一个电影人表达自己的表现形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