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姑的癌症

当我得知我的姑姑得的是癌症的时候我是伤心的。我爸告诉我她得的甲状腺癌即使肿瘤细胞不扩散存活时间也只能有五年以上。这是个很大的打击,我的亲人里都没有得过癌症的,更加没有这种被宣告死期的。

即时死亡所带来的是飞来横祸般的巨大悲痛,那么延缓死期所带来的就是漫长的折磨。当事人必定是辛苦的——我的姑姑。亲人们必须目睹这一切的发生,所幸的是我的姑姑并没有一个斩钉截铁的日子,还好也只是大世界里所发生的普通的一环,至少能活五年以上的话,如果进行积极治疗跟生活,相信也是可以活的更久。

对于我这么一个并没有完全亲身经历这一切的旁观者来说,我不知道该以怎样的心态去面对。

哪怕到现在,我也全然不是很有什么态度或者心情去面对这样的事情。

小的时候,你不会经历什么生离死别,但随着年岁的增长,生离死别像是每个人的常态。

如果说人活着肯定得背负些什么,那这些肯定就是要背负的东西。

某些人死了,他还活着。

拿这件事再去结合我的生命价值观的文章看,一个人的生死应该和他的价值挂钩。

外公去世的很早,在我对他都没什么印象的时候就去世了。据说,他是一位值得尊敬的人。地方上的人都非常感谢他,因为他生前帮助过很多人,而且他是个有学识的人。

他死后,甚至河边洗衣的妇女都在悼念他的离去。

这样一个有地方威望的人我对他并没有什么印象,因为见面的少。但他的离去,带着沉重的重量。

 

我的姑姑年轻时是一位教师,但后来因为身患重病,教师职业辞了下去。

她的存在,也是有价值的吧。对于所有她教过的学生来说。

 

至今,我仍然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亲友的死亡。怎么做,才对得起他们生前的价值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