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不幸诗家兴

梁文道讲过“江山不幸诗家兴”。

一遍又一遍地叨念,而这遍遍念叨犹如那广播放松——一遍又一遍,公车上的人没有任何反响。

我前两天去到广州观看我挚友的话剧演出,一个以“青春人生”为话题的话剧。

话剧演出其中,有几句台词点到了当下中国的现状。

“现在的中国,能说的不能说。想说的不给说。”

大概是这样一两句话,当时观看的我还希望他们能够就这个展开来讲。

第二天,这个政府博物馆馆长要求删改话剧内容。这些台词必须去除,以及说这些台词的演员的戏份也得删掉。主题不可以含沙射影国家和政府形象,一定要映照最近博物馆的主题——驿道。

可能有吧,可能没有吧。中国政府最近启动的一带一路,这帮下官多少都想沾点雨露?

蒙住民众的眼睛,遮住民众的耳朵。统治阶级不可能让大众获得开化的权利。

低智商的大众,才是“统治”之道。

江山不幸诗家兴也。

又如让座这一词。简单,干脆。

广州的公车,从你上车,到下车,会无间止地放松“尊老爱幼是中华传统美德,请为有需要的人让座”。

车内的人个个如同行尸走肉,对其充耳不闻。

有人跟我说中国的发展要看下一代,和未来。是么?

大学生在公车上会为有需要的人让座,老人,小孩,孕妇。

看到一位女大学生让座的我,在下一位老人进来时为其让座。但这只限于我们。我们二人。

并不是每个大学生都会为有需要的人让座。

 

这些都不是什么大问题。国家,社会,这些话题在我的博客中我讲了一遍又一遍。何曾令大环境发生过改变?

问每位身边的中国人,对此都是“没有办法的”的无奈。

社会学是这么认为的:“每当人们开始责怪社会,你们就是社会。”

政府和人民都是一个国家的主体。民国时期的鲁迅对国家的失望无非就是体现在对于人民的失望。

现代中国,我对人民失望,对政府失望。

就像梁文道先生那样,每一年每一年的时政评论和报道,每一年每一年地发现问题。无人去解决,无人愿意解决。

没意义啊,没意义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