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的意志

父亲不可言状的恐慌影响到了我,事实再次证明,情绪是可以传染的。

倾向民主化的我,在2019年的中国,受到了这个国家集体的排斥。

我的父亲是个忠实的共产主义拥护者和党的支持者,即便这个家族从最开始便受到了党的迫害,他仍义无反顾地遵从。看似乎只是条没有脊梁的狗,被主人打的不敢反抗,这又是万千奴隶似的中国人,可悲的现状。

从小的来看,我父亲似乎只是个守钱奴,为自己的财产感到担忧。然而,越是民主地去体谅他,越得不到他的理解,甚至起反作用,让他的恐慌像潘多拉魔盒一般,打开一发不可收拾。

对于他来说,给予其理解很明显是奢望。做惯奴仆的狗不可能知道什么是直立行走。所以,对待奴隶的方式则永远只能大呼小叫,若是反抗,则给予其鞭笞让其顺从,令其惶惶不可终日。

我并非完全不暴力的人,然而,在这种家庭环境下生活,我被奴隶抚养成下一个奴隶,没有人权,也没有自由,成为又一个时代的牺牲品。为了反抗时代和社会对我的迫害,我拒绝成为下一个奴隶,我要做一个直立行走的人。我父亲已然是一个没有灵魂的赚钱机器,我不是。

小孩在强权家庭出生,一般都活得很如履薄冰,活得挣扎。正是为了摆脱这样的人生,我选择了活得更自由的道路,这是区别于以往任何人,最大的不同。

我人生中所遇到的人,大多数都没有自由:有的是一出生便被剥夺自由的阶下囚、奴隶;有的是为了生计而自动放弃自由的愚人;有的是热衷被奴役的恶人、走狗;有的是有自由的意志但被迫遵从的朋友;还有侥幸的,沉默的以及苟活着的大多数。

从没有人站出来,从未有人想夺回自己的自由,也就从未有变化,从未有身为人的愉快、希望可言。

何谓自由?

我认为自由永超出物质世界所设置的限制——“当你开始认为所强加的规定理所当热的时候,你便永远失去了自由的权利。你的大脑,也跟随停止了运作。”

即便是民主国家,令他们引以为傲的自由有时都不被大众珍惜。

我在加拿大的经历,证实了大众的奴役性。放在那里的自由,都有人不想要,随后则主动、自动、自愿地放弃了自己的自由,加入到了劳动力中,通过交换自己的自由,换取赖以生存的物资。

Financial Freedom, as some may call it.

然而,人的自由远超所谓的“财务自由”。

人的自由是其意志的自由,其意志宽广,以及他的行动,源于自其自由意志的,的自由。

从根本上理解,自由是无拘无束的代言词。

然而,以这种概念建立的社会毫无建设性可言。大框架的包容、宽容和自由,才是江山社稷所能求的福祉。这也是民主国家所体现出来的特征。

每年都愈加严苛的中国,巨大的威逼感每天都扑面袭来。

不知经济何时会崩塌的我,愈发察觉到这个国家所带来的对我的强烈不容。

中共在做事,在维稳,然而我不知道这个速度。楼价何时会塌?

中共一直都在抑制楼价的上扬,即便市场已然在抵抗。市场严重的供求不平衡,以及我们无法从表面楼市所看到的实际价值。整个经济像个巨大的泡泡,不知何时会爆。有时又好像他国的经济时评一样,评论了很多年中国经济会破碎,至今仍稳定升温。

中国人的思维是有毒的。

切莫太中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