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心

“无私?这天下哪有无私的人?”

袁世凯面对伍廷芳对于孙文评价的描述,感到无比滑稽。

“孙文究竟是个怎么样的人?”

“人们说,他是个无私的人。”

 

《辛亥革命》,由成龙和张黎执导的2011年历史事件百年纪念影片,观后感慨万分。

我在《民主革命一百年》里面曾反复提及民主制度和自由的重要性,一百年前,有拥有同样同样理想的人做了比我还多还大的事。

片头,慷慨就义的秋瑾女士这么描绘一个未来的中国——

“革命是为了给天下人造一个风雨不侵的家,给孩子一个温和宁静的世界。纵使这些被奴役久了的人们早已麻木,不知宁静为何物。”

一百年前就有的问题,一百年后仍旧存在。像鲁迅先生笔下中国人的麻木不仁,又似孙中山先生所同情想拯救的被欺凌的奴隶似的中国人一般:少不知天命,壮不知家国为何。中国人如同一盘散沙,各自为己。

这意味着什么?百年前的问题至今依旧存在,丝毫无改变的迹象。这些为了一个更美好中国未来而牺牲的人们,他们的死,是否又成了不值?

这百年遗毒,千年骨钉,像癌症一般,来去汹涌,不断地荼毒、腐朽着这个国家。

一百年前,志士们将攻击矛头直指封建帝制。他们认为,中国人的苦难是制度的残暴带来的。诚然,清王朝败国败家,不仅不为民做主甚至卖民卖国。先前的革命志士认为,需要被毁灭的,是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

但历时这么多年下来,这显然是错的。要革的,不是封建王朝的命,亦不是帝国主义的命,甚至不是资本主义的命。

革命真的要革的,是中国人民的心。

在影片中,每个人对于革命的理解都有所不同:秋瑾为天下孩子早一个宁静温和的世界;林觉民认为革命是为天下人谋求永久的幸福;

孙中山认为革命是让社会进步的理念,从此深入人心。能让人们懂得敢有帝制自为者,天下共击之。革命是让我们拥有自己的工厂、银行、铁路、矿山,有了可以追寻的民生幸福。革命是让我们这个即将强盛的民族不再受到列强的侵略和掠夺,不再做任何人的奴隶。革命是令人不论何时何地,身为中国人,不惧怕列强,不再有封建帝制,令中国屹立于世界的东方。

多么令人感慨万分的言词。

革命,通常的理解,是通过流血的方式以达到自己目的,和实现自己理想的手段。历史上的革命,大多数都是暴力的都是流血的。或者说,没有不流血的革命。

然而,中华民族历史上反反复复的事件证明,革命始终没能深入人心,能让中国人真正意识到自己的愚昧无知。

这也是,为何孙中山先生的遗言这么警示警醒的原因: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中国,要革的,是人民的心。

当下时局,介于中共加强了专制统治,又望之香港台湾。后二者皆为民主制度下的经济繁荣地域。民主确实推动了当地的社会进程以及文明程度。

然而,从根本意义上讲,台湾的民主仍旧是愚民民主——政客为了自己的选票和利益而去忽悠选民的愚民民主体系。

但是,如果你拿中共底下的专制中国来做比较,则是更加鄙劣败坏。大陆的专党专制恶过愚民民主。

中国要革的,是人心。

何时能让人们识得家国为何物,是否能真的身系家国之事。

即便大陆推进民主化进程,民智不化,民不知家国,民不思大局只为小利,下场将仍然是一个愚民政治体系。

中国人要改变的是心。我担心即便民主制度可为国家带来提升,但仍然不彻底。

首先,建立一个完善的制度是必须的。一个完善,而且自由的制度。在这个制度下生活的人们无一例外都要应受到法律的制裁,而不是今天所见到的,仍旧部分人的权益因位居其高而受到保护的情况。

其次,建立一个完善的制度远远不够。生活在这个制度里的公民需要接受高素质教育,变得个个知书识礼,识得何为民主,何为民族,何为民生,真正的为民主体系作出贡献。

在一个自由的、包容的社会里,高质量的公民/人口,将成为这个世界的决定声音,而他们,也必然知道一个国家未来的走向。

辛亥革命里面牺牲的大多是年轻人。然而,一个社会,一个国家的希望就是靠这些富有理想和梦想的年轻人支撑起来的。

有年轻人,一个国家就有希望可言,一个国家就有活力可言。

我们需要的,正是像革命中这些敢作敢为的年轻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