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成为一个完整的人?

这几个月下来在国内的体验感觉非常糟糕,总结下来有几点:

  1. 经济能力不足
  2. 低能——没有足够的理解能力
  3. 没有知识
  4. 极度自私
  5. 做作——非常假
  6. 会发生很多莫名其妙的问题

这些仅仅只是我所接触到的人身上所显露出来的问题,然而似乎这些人格缺陷在很多中国人身上都可以找到共性。仿佛我总结的,就是《丑陋的中国人》里面所描绘的大陆中国人的人性弱点。

但是这次不想提大的,讲讲小方面自我如何修养和成就一个完整的人格。

我父母生性懦弱。爸是个懦弱的人,妈是个怯懦的人。即便这两个人的性格是属于两个极端,但是能走到一起的原因可能也源自两人本性懦弱。

父母二人为了钱奔波了大半辈子,穷于生计的每一年都是他们对于他们那个年代的恐惧——这里讲的通俗一点,不再饿肚子,不再生病没人医,不再因为发生问题没有钱去解决。

上一代人的思想价值是一个国家的悲剧,他们把所有的问题都归结为是因为自己太穷了,所以厄运不幸(三年饥荒、文化大革命等等)发生在自己身上。所以这些人每天都很努力,每天都想着怎么能赚更多钱,那么也许过去非人般的苦难不会再发生。

然而不管他们怎么努力,他们仍然无法达到真正的富裕。不论是物质上的富足,还是精神上的富足。

100年前曾有人这么说中国的问题——中国人每日只能为生计发愁,而不能拥有一点实际的公民权利。然而,100年后的中国,中国人每天做的也仍然是为生计发愁。我们的国家似乎只有生存,而没有生活。

那么,是不是像某些人所说,只有在物质充裕之后才能够实现精神的满足?我的经历提供完全相反的证明。

拿我的小镇来举例,这儿的人在工业化前期也同样的贫穷,但是他们保住了做人基本的良知和情感。这些贫穷的人,要远远比现在这些手上稍微有点钱的人要更加的完整。

我所接触到的所有的,有钱的人(包括国内的)来看,他们都有自己的“生活”。他们的生活是有意义的生活,不仅仅包括他们对于世界更清醒的理解,也包括他们的生活方式上是在“生活”,而不是“生存”。这更加证明了,当你开始想生活之后,你才会获得生活,如果你只想着生存,你只能生存。

在温哥华有许多富二代、官二代,我所接触到的这些中国人是明显的物质上充裕,然而这并没能让他们在人格上更趋于慷慨、高尚和温柔。反倒证明的是,他们是中国新生代的极致——虚无、自私和精于钻营。

活得担惊受怕,因为懦弱。与人交往害怕得罪他人,因为没有担当。逢人遇事竭尽全力左右逢源,因为没有真心朋友。

这些特质造就了中国人的人格不完整,人格的缺陷。

新生代的80后,90后和00后要明显好很多,似乎没有了这些上一代的缺陷。但是,新生代的大陆中国人反映出来的更加是灵魂上的虚无。

上一代人喜好将自己这一代的恐惧强加到下一代人身上,所以下一代人也要担惊受怕,恐惧来自政府、工作和生活的迫害。

然而,不受这些恐惧所影响的其他中国人也并没能成就人格上的健全,反倒是,这块本该由恐惧占据的心头,变成了净无的空白。大多数新时代的青年人给人以没有鲜明性格特点,为人机械不堪,没有任何同情心、同理心(这个词居然还要特地造出来所以才有人知道自己没有),仍旧自私自利的人格特征。

中国人的人格似乎从小农,进阶到小资产阶级。但是在这里还要为大陆小资产阶级的价值观打一个问号。

什么是一个健全的人格?

基本的人格是一个人对于外界的人性的反应。一个人是否健全就区别于这个人的反应是否正常,是否符合一个“人”会做的事情。我们生来有别于野兽猛禽,因为我们更复杂,更思索,更温柔也更高尚。

再深入点探讨,一个健全的人格围绕一个人的尊严和他对于外界的反应而展开。在这里,我认为,一个健全的人格必定是自由的人格。当你受到伤害的时候你会站出来维护自己,当你所爱的人受到伤害的时候你会不顾一切地去保护他们,当你的信仰受到损伤的时候你会去捍卫它,当你的自由被侵犯时(被控制、被迫害等)你会不顾一切争取自己的自由。对待外界的事物是持以善良温柔的角度去看待,去试着相信不熟悉的人所做的有意义的事情。再往更高等的人格去追寻,则是高尚慷慨而且有着即便被苦难为难仍然保持住自己做人良知/基本原则的人格特点。

这些,是大陆中国人都没有的。

那么,接下来要问了,怎么样才能有完整的人格?

我认为教育首当其冲。

中国大陆的教育很失败,不仅有严重的润物细无声的政治倾向,而且装在“素质教育”旗帜下的对于中国新一代的教育几乎是人格破坏。

整个素质教育就是个面子工程和豆腐渣工程,执政者本身并不关心学生是否真的有素质,而是因为外界声讨所以做做样子让学生装的有素质。其后果是危害巨大的。

教育12年的成果是高分低能的现象和对学生人格和身心健全的忽视——明明我们有很多人格不健全的年轻人,但没有一个人会去主动干预。然后这些年轻人成年了之后继续祸害社会和身边的人。你管这个叫教育?

迄今为止政府所做的一切教育行为都只是徒有其表的毫无意义的行动。因为执政者本身思想上就三观不正,怎么可能下达的任务会有任何“正”可言?而且对于很多人来说,只要满足基本的生存要求的人格就是合格的人格。我从来都不曾理解这么变态的想法,畸形扭曲!那满足基本生存要求的人格是“会吃饭、会工作、会睡觉”的行为模式…而这种人格状态却是当局默许的。

当局对于这种症结的表态就是,中国还在发展中,只需假以时日,就会变好。但明明,他们想要有更多这样的人去填补工厂未来的岗位空缺,他们自身并不在乎中国人是否人格健全,说这种话的时候本身就是带着敷衍的口气,因为这个是为了公关而做的假笑脸。从这里,去探究究竟他们的真实目的是什么,就一目了然了。

执政者并不希望目前的状况发生改变,所以做了很多为了满足外界日益高涨的自由和人权的要求的假工作。他们的目的仍旧是保持现状,所以可以维系住他们执政的根基。

同时,这个问题如果去仔细思考,就知道“假以时日”这种话很明显是假话。这分明是个态度转变的问题——态度转变后,系统发生转化,系统发生转化,人们所追逐的目标就会随之改变。

中国分明是个自从九十年代起已经发生社会停滞三四十年的国家,社会风貌和社会态度没有任何根本上的提升。这里唯一能看到的不同却是开放和不开放所产生的社会巨变——不开放的时候社会几近崩溃,开放之后社会开始步入正轨。

其次,教育的根本是对于人的教育。能否把人教的知书达理、通情通理,懂得合作,善于交流。保障到人成长发展的自由和思维的深度。

一个健全的人必然是对于外界有反应的人,而不是一个机器人,也不是一个懦弱无能的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